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影响力成汪氏蜂蜜违规销售欺骗顾客资本(图)

日期:2021-09-15 09:06

  “汪氏‘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产自吉林长白山汪氏有机蜜采集基地,是原生态、无污染的有机蜂蜜。经多年努力,汪氏‘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通过了从蜜源基地的选择、认证,到蜜蜂的养殖、蜂蜜的生产加工等各个环节的国家权威部门的有机产品认证。”

  此为汪氏蜜蜂园“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的产品介绍。“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售价不菲,是汪氏的拳头产品,从2007年2月1日起面向全国市场销售。上述产品介绍中,至少包含了三个诱人的招牌:“纯天然”、“无污染”、“有机蜜”。

  事实上,汪氏的很多产品都以“长白山纯天然”为招牌,价格自然不菲。汪氏“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195克装的产品,零售价达41元,作为礼品和保健品,汪氏的有机椴树蜜被认为是很上档次的。

  汪氏椴树蜜、“冰纯天酿”有机椴树、冠军(倍力康)蜂胶等产品的原材料产地——吉林省安图县,养蜂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安图县从唐朝起就有人养蜂,那里生产的东山白蜜是历朝皇家御苑的贡品。椴树蜜素有“吉林白蜜”之美称,与南方的荔枝蜜并称为“南北系两大名蜜”,被誉为“蜂蜜品质之翘首”。

  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是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位于吉林省安图县。安图县位于长白山麓,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但境内生长着成片的椴树林。安图县畜牧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安图县境内的椴树林达5.4万公顷,居全国之首。

  一般情况下,椴树的开花时间为7月初到7月下旬,花期仅有20天左右。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安图县大大小小的村落、公路旁、田野间,就密密匝匝挤满了蜂农。除了当地的蜂农,还有不少从南方过来赶花期的蜂农。

  相关资料显示,椴树蜜中,葡萄糖含量为40%左右,果糖含量30%左右,酶值为12~20之间,比一般的蜂蜜含有更多的葡萄糖、果糖、蛋白质等人体必需的多种维生素,能被人体直接吸收,因此具有清热利尿、清肝明目、和血补身的功效。

  每年,到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来旅游的游客们,都要从当地的蜂农手里采购椴树蜜。南方一些蜂产品制造企业,亦会在7月份左右,派人到延边地区,尤其是安图县,来大量采购椴树蜜。此时,安图县就会进入蜂蜜采购大战,除了当地的龙头企业——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大量收购蜂蜜,安图的椴树蜜还会以各种渠道销往全国。

  但从2008年开始至今,椴树蜜变得更为紧俏,安图县椴树蜜的收购价则从每500克12元一度涨到了30元。

  “别的蜜有,椴树蜜是真没有。”安图县亮兵镇新胜村蜂农孙大金告诉《中国财富》记者,2008年,安图县的椴树没有开花。“养了这么多年蜜蜂,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景象。”

  安图县永庆乡亦是一个久负盛名的养蜂大乡,该乡东清村蜂农邢德相告诉记者,2008年,因为椴树没有开花,来争抢椴树蜜的收购商都失望而归,但有不少蜂农将其他蜂蜜充作椴树蜜卖了出去,对许多收购蜂蜜的人来说,看到价格便宜,并不去真正探求是否是真的椴树蜜。

  如今,即使老邢自己家吃的蜂蜜,也只是前年留下的并不纯的椴树蜜。他告诉记者:“千万别相信要卖给你椴树蜜的人,那都是坑你呢。椴树没开花,哪儿来的椴树蜜?”

  是什么原因导致椴树没有开花呢?蜂农们说,2007年入冬时没下雪,而2008年7月份气候又偏冷,所以椴树才没开花。根据中国蜂产品协会2008年9月份发布的市场监测报告,吉林省当年的椴树蜜严重减产,产蜜地区遭受了虫灾、冻害、干旱等自然灾害,使吉林的椴树蜜减产约2/3,很多蜂场每箱只打了10公斤左右。

  但厂址设在安图县的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依然机声隆隆,整个2008年,产自“长白山”的“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被源源不断地销往全国。

  “2008年,整个东北三省只有黑龙江收获了一部分椴树蜜,其他地方的椴树都没有开花。汪氏蜜蜂园从黑龙江调运了800吨蜂蜜。”安图县蜂业协会会长、畜牧局养蜂管理站站长赵明这样解释2008年椴树蜜缺货的尴尬。

  而且,这样的尴尬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汪氏总公司专门调运蜂蜜,2008年,甚至从云南省调运了大批蜂蜜。“估计汪氏蜜蜂园可以生产到5月份,到那时,就不得不调货了。”赵明说。

  从其他地方调运蜂蜜来补充2008年歉收造成的不足,那么,“产自长白山、无污染、冰纯天酿”的蜂产品还能否名副其实呢?但从市场销售情况来看,包装上印有吉林长白山椴树蜜字样的汪氏蜂产品依然畅销。

  与“冰纯天酿”椴树蜜相比,冠军(倍力康)蜂胶是汪氏力推的“长白山优质胶源”,售价达448元,高出同类产品1~3倍。那么,吉林长白山的蜂胶又有多少产量呢?

  各种蜂产品中,蜂胶是非常稀缺的,产量是黄金的1/8,素有“紫色黄金”的美称。蜂胶具有较好的保健功效,含有300多种营养物质,仅黄酮含量就达70多种,现代科技已可以把蜂胶加工成和人体的酶有亲和性、能够为人体吸收的产品。安图县当地的人经常喝蜂胶泡的酒,据说可以增强免疫力,防感冒。

  全世界一年的蜂胶产量仅400吨左右,中国是一个蜂胶生产大国,但产量仅有300吨左右。赵明解释说,全国的蜂胶产量300多吨,但提炼之后的纯蜂胶只有150吨左右。在安图县,一个蜂箱每年平均只能出1两蜂胶,整个安图县的蜂胶产量也就100公斤左右,而这100公斤的蜂胶也不是统一销售。

  事实上,市场上的蜂胶产品处于泛滥状态。我国生产的蜂胶,75%左右出口国外,由于外国对中国出口的蜂胶有一套严格的标准,所以,出口到国外的蜂胶大多是黄酮含量高的蜂胶和纯的蜂胶,以此推算,中国国内销售的蜂胶只有很少的一部分。

  赵明粗略估算过,现在,国内有数千家保健品生产企业在加工生产蜂胶产品,加工量竟达到了2000吨,而大部分蜂胶是杨树熬制的假蜂胶。

  据国家心血管病科研领导中心调查,用人工合成的树脂树胶假冒蜂胶,对人体没有作用甚至有害。

  椴树蜜前面的“有机”二字,加上产自吉林长白山汪氏有机蜜采集基地,令“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身价倍增。

  我国的有机蜂蜜生产还处于起步阶段。参照国家环境保护部有机食品发展中心颁布的《有机食品认证管理办法》、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颁布的《IFOAM有机生产和加工基本标准》等有机农业生产规定,生产有机蜂蜜,有着严格的生产条件限制,要解决蜜源、蜂群、取蜜等问题。

  单从蜜源来分析,有机蜜源植物要来源自有机农业生产区或达到有机农业生产区标准的自然农业区。生产基地与周围环境要有—个明确的过渡地带,用来防止受到邻近地区传来的禁用物质的污染。基地在最近三年内未使用过农药、化肥等违禁物质,种子或种苗来自于自然界,未经基因工程技术改造。

  但在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要达到如此苛刻的条件,显然很让人怀疑。由于吉林汪氏蜜蜂园采用的是“公司+农户”的生产模式,很难保证农户不使用农药和化肥。亮兵镇新胜村的蜂农孙大金,除了养蜂,还种植了其他农作物。他坦陈,单纯靠养蜂,收入很一般,一年的收入也就1000多元,所以,他们还必须种植高粱、油菜等作物。村里并不养蜂的其他农户,很多是种植其他农作物的,不可能不使用化肥和农药。

  正是因为国家对有机食品基地有着严格的审核程序和认证程序,有机食品基地的数量并不多。

  2005年12月23日,国家有机食品生产基地审批了第二批命名单位,目前全国共有有机食品基地43家。《中国财富》记者得到的信息公开材料显示,国家有机食品生产基地名录中,并没有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

  从汪氏蜜蜂园的网站上,我们可以查询得知,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的“冰纯天酿”有机椴树蜜确实获得了有机产品认证,北京五洲恒通认证有限公司是该产品的第三方认证机构。但该产品的认证有效期是从2008年1月29日到2009年1月28日,有效期一年。而据《有机食品认证管理办法》,有机食品生产经营单位或个人在有机食品认证证书有效期届满后需要继续使用认证证书的,必须在期满前一个月内向原有机食品认证机构重新提出申请;其经营的有机食品未获得重新认证的单位或个人,不得继续使用有机食品认证证书。

  自从三鹿奶粉事件曝光之后,“公司+农户”的生产方式就开始引发了有关食品专家的担忧,松散的农户生产,往往成为质量监管的盲点。

  问题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公司+农户”模式不能覆盖所有的农户,绝大多数农户还是自产自销。这种模式对保障食品和农产品的安全来说作用非常有限,食品质量往往取决于农户的道德水平。二是“公司+农户”模式使农民处于弱势地位,农民只能获得整个产业链条中最低端的种植养殖环节的微利,如果遇到市场风险,小农为了避免破产,往往会被迫“造假”。

  有机蜂蜜既然是高品质的天然成熟蜜,相较于一般的蜂蜜,两者之间最重要的差别在于:前者在生产和加工过程中,绝对禁止使用化学药物、化肥、人工合成的化学添加剂等。

  每年,安图县蜂业协会和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都要给签署供蜜合同的蜂农进行培训。为了达到有机蜂蜜所要求的标准,也对蜜蜂的养殖、治理螨虫的用药等做出指导和规定。

  一般情况下,如果气候正常,椴树正常开花,一个蜂箱大约能产出蜂蜜50公斤,最高可以达到75公斤。但蜂农的风险很大,养蜂技术稍微不过关,就可能遭受损失,再加上别的因素,养蜂很容易赔本。“因为一家一户的散养模式,每年都有因技术不过硬等各种因素赔钱的。”赵明说。

  每年8月份,安图县会进入治螨虫的高峰期,如何科学有效地防治螨虫,是蜂农们能否丰产的关键。安图县永庆乡东清村的蜂农邢志相,2008年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就是因为在治螨虫的时候,他买了假药,结果蜜蜂全死了。2009年,要养蜂,就必须重新购买蜜蜂,这又是一笔投入。老邢正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养蜂。

  事实上,“公司+农户”模式天生就潜伏着小农破产的危机。因为吉林汪氏蜜蜂园有限公司并不直接养蜂,他们每年与蜂农签订了收购合同,只在花期结束后来收购蜂蜜。如此一来,养蜂的风险几乎只存在于蜂农一方。而为了提高产量,往蜂蜜中掺糖,几乎是当地蜂农心照不宣的秘密。

  前往安图县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一直以蜂蜜收购商的身份与蜂农们接触。蜂农们告诉记者,想收购纯净不掺糖的蜂蜜,是非常困难的。

公司新闻 返回头部